中国】网餐“关店王”:成为阻挡消费者和黑外卖的“大山”

作者:admin 时间:2022-10-25

春节前10多天,作为网络外卖平台的业务经理,宗玉山来到北京西直门地区,对几家餐厅进行回访。在家开餐厅的经历让他知道了合规的餐厅是什么样子,也让他知道了餐饮是一份良心工作。自2015年9月饿了么成立以来,绰号“大山”的宗玉山就成了黑餐馆和消费者之间的一座大山。他说,他杜绝黑餐馆是守住了自己的良心和底线。

宗玉山每天搜索店铺的小区里,路过一家因证照不合格而下线的店铺。中国经济网记者晓寒/摄

宗玉山,25岁,一只眼睛,一身运动装,腼腆得像个学生。但在书生气息的背后,他不仅是让黑外卖商家头疼的“关店王”,也是正规餐馆老板口中的“好兄弟”。

相比于各种服饰的外卖骑士,企业管理者就和普通消费者一样,不同的是,他们去餐厅不仅仅是为了吃饭。业务经理的工作是帮助区域内的商家在平台上上线,检查这些店铺的资质,检查区域内店铺的运营情况并提供协助。

在搜店过程中,一位店主叫宗玉山,隔着玻璃窗介绍最近的生意情况。中国经济网记者晓寒/摄

宗玉山所在的“西直门-积水潭”区域周边有老旧小区、学校、医院,毗邻西直门、积水潭、新街口商圈,靠近金融街地区。其独特的地理位置和巨大的需求为黑餐馆提供了最舒适的生存环境。他告诉中国经济网记者,补贴大战期间,饿了么平台上有170多家这方面的店铺。在网络外卖野蛮生长的年代,自然有很多证照不全的餐厅藏身其中。

“我家做火锅生意很多年了,合规的餐馆我一眼就能看出来。”宗玉山告诉中国经济网记者,他每天工作近12个小时,走遍各个小区,确保小区内没有黑餐馆。他说,证照不正规的店铺没有机会在网上开店,其次是一些商家试图通过借用正规酒店营业执照来“套牌”开店。

位于小西天的“阿英小饭馆”就遇到了这样的烦恼。黑餐馆的经营者趁着吃饭的机会,把挂在店里的营业执照拍了下来,在网上开起了小餐馆分店。宗玉山在走访中发现了这一现象,第一时间线下处理造假者,为小餐馆老板挽回了损失和风险。

中国经济网记者了解到,由于周边黑餐厅的大幅减少,来自饿了么平台的订单已经占到阿英餐厅日常经营流量的70%,持牌餐厅成为大山里线下黑餐厅的最大受益者。

除了“套牌”开店,还有利用家庭关系,盗用照片开店的情况。位于积水潭的沈家旺面店老板是一名中年男子,对网络订餐的操作流程并不熟悉。但他的亲戚骗取老板信任,盗用他的营业执照,租用他的门面开烧烤店。

宗玉山在走访中发现了这个问题,主动联系面馆老板,说明其中涉及的利益。才在面馆老板突然后悔自己被骗了之后。采访中,店主告诉中国经济网记者,“多亏了‘大山’的帮助,我规避了风险,以后这样的亲戚不会来了。”

如今,随着网络外卖的不断发展,网络订单逐渐对餐厅的生意产生至关重要的影响。作为掌握着店铺生死钥匙的业务经理,他的日常工作也面临着诱惑和危险。

回顾关店经历,宗玉山开玩笑说,“断了别人财路”的同时,也在断自己的财路。每个平台对业务经理的考核不一样,但是开店数量肯定和th密切相关

4000元对于刚入职不久的宗玉山来说,可不是小数目。这也是一家黑餐厅给他的线上好处费。最终,宗玉山没有要这笔钱,毅然关店。回想起这段经历,宗玉山说:“牵着别人的手,手短,不自在。“他认为全社会都在关注外卖平台的黑餐厅,公司也在打击。拿钱看似获得利益,实则背叛良心,最终各方都要吃亏。

除了利诱,宗玉山在“断人财路”时还会受到人身攻击和威胁。“特色菜鸡饭”是一家位于西直门玉涛苑小区的店。在逛店过程中,宗玉山发现,虽然店铺证照齐全,但店内卫生条件仍然不足。他建议先整理好再上线,但没有得到店主的同意。他多次电话投诉、辱骂宗玉山。经过宗玉山的坚持和多次走访,店主态度有所好转,并进行整改。

采访中,店家告诉中国经济网记者,之前为了着急赚钱,确实和宗玉山有误会。现在店干净了,订单多了,收入也增加了。非常感谢大山的坚持和帮助。

一家藏在胡同商务楼里的店,现在关门了。左边是宗玉山曾经被包围和威胁的走廊。中国经济网记者晓寒/摄

除了误会,宗玉山在店游的路上也经历过危险。他说,在他的管辖范围内,一家名叫Doudou.com的商店因许可证不合格而被下线。店家联系了饿了么,公司要求上线。宗玉山作为市场经理,到店说明餐厅证照不全,营业地点在一条巷子里,没有正规的卷首是上不了网的。

但在沟通过程中,店主情绪非常不稳定。他叫来5、6名工作人员围住宗玉山和一名随行的实习同事进行物质威胁。经过宗玉山的坚持和解释,他被释放了,随行的实习同事也在这场“灾难”后选择了离开。对于存在的危险,宗玉山告诉中国经济网记者,每个人都害怕危险,但我坚守信仰,凭良心做事。

美食城的摊主介绍生意情况,平台的订单已经占了流水的大部分。中国经济网记者晓寒/摄

回顾近两年的网络外卖,黑餐厅已经成为各平台不可避免的话题。正因如此,各平台都在全力推出各种整治措施和方法。然而,通过中国经济网记者一天的走访发现,在人人都会修图的时代,“眼见为实”或许是治理黑餐馆最有效的方式,而这一切的关键在人。

在半天多的采访中,除了记者每天在朋友圈里争先恐后的脚步,每一位店家的热情接待和笑脸都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让记者深深体会到所有店家对“大山”的认可和由衷的感谢。

对于25岁的宗玉山来说,这种寻店生活还将继续。随着在北京西直门最后一家店铺搜索的结束,春节后“大山”将转移到广州,开拓新的市场。

他说,新市场比北京已经饱和的外卖市场更具挑战性。大山对自己的工作很谦虚,他觉得自己很珍惜,因为他热爱这份工作。正因为如此,他才能坚守底线,不放松要求。

对于新年愿望,他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,可以让黑餐厅在平台上隐形,让消费者点菜的时候更放心,让那些合规的平台商家赚更多的钱,让大家满意。(中国经济网记者晓寒)

© 2021 出售淘宝店铺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XML地图 织梦模板